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_ipad怎么看av_av狼公告_av图片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夜游
 

    夜游

    时间:2018-08-08 春桃的丈夫罗刚急病暴卒至今,巳过半年了。罗刚刚死未久,春桃整天呆楞楞的,她的刺激受得太大,头脑昏昏沉沉,好多个月之后,仍然悲从中来,常作寡妇之夜哭。再过个多月,才逐渐泪止声消,心境也比较开朗了。 丈夫活着时讨厌他,死了又可惜他,前后矛盾,真是奇妙之至。罗刚生前做牛贩,把田地间的劳动,全推向春桃身上。春桃常怀疑罗刚借贩牛作口实。在外面拈花惹草。因为他东眠西宿,从未拿钱回家。他酷尝杯中物,回到家里便用烧酒当茶,自晨至暮,不离醉乡。而且酒精入肚后,他慾念如炽,赶往春桃操作的田间,一把抓住她滑溜溜的手臂,连拖带曳地前往玉米地里的叶荫下。把她按倒地上,剥光她的衫裳,就腾身而上,白昼宣淫。 附近路过的行人都驻足而观,一些放学后的小学生更拍手大笑、而罗刚漫不在意。愈加落力驰骋。春桃又害羞又兴奋,死命收紧阴唇,向上猛耸,似乎希望他早点毕事,但醉汉的耐力特别长久,反而弄得春桃欲仙欲死,倒不愿让他早早离去了。 春桃在众人面叫,羞于叫床,正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所受的性刺傲也格外强烈,她张口咬住对方的肩膀,十个手指全陷进对力背脊。 因为经常如此,春桃渐成习惯,身藉草地,幕天席地,更会撩起她的昂奋。并且有众人围观,她便高潮汹涌,酣畅淋灕。反而如在屋里枕席上受淫,她会索然寡欢,味同嚼蜡了。即使罗刚用舌头吮舔阴唇,或用手指为她服务,都难以燃起她的慾焰。究竟是什么原因,连她自己也很难理解。 罗刚可称一名壮汉,体格健硕,精力绝伦。春桃初嫁时,罗刚晨午晚间整天行房,不容有缺,日久成习,她的肉慾随之而赠进。其后罗刚逐渐减少,但他祇要在家,中午田间野合的一次,很少放过,除非隆冬或下雨。 这样一个性爱的强劲对手,终于短寿死亡,死者巳矣,生者何堪。她的年纪,正当慾念最旺盛的时期。一旦失掉了对自己凌厉沖刺达七年之久的丈夫,体内受万蚁攀爬之苦,怎能忍受呢﹖每往田间劳动时,总沉溺在挥之不去的追忆中。 春桃生于农家,自小驯熟于耕种收割等工作,即使独力生产,也绰有盈裕,不以为苦,而深深烦恼的事,便是生理上的需耍。她锄草也好,割稻也好,握着锄头镰刀的木柄,便会生某种联想,不禁江湖泛滥,痕痒难当,坐下去都无法站起。 一个夜晚,有不少邻人集在春桃家谈笑。罗刚的表第平山,带来自造的浊酒,请众人品赏。大家开坏畅饮,显出活跃的气氛。 平山借酒盖脸,口没遮拦了。他笑着说道﹕「表嫂,你梅子青青,像括得出水来那么娇嫩,劝失掉了夜夜的风流丈夫,虽道不嫌寂寞吗﹖」 「虽然寂寞点,但却没有閑气了。罗刚见了年轻女人,无论老嫩都想染指呢﹗」代替春桃同答的,是新田家的惠雅。今年二十八岁,巳接连死了三个丈夫。据说她色慾太旺,贪得无厌,三个丈夫都因疲于奔命,一律患肾虚死亡的。 「罗刚跟你有过关係吗﹖」春桃向她打趣地说道。 「我和你家贴墙而居,近水楼台,罗刚那么放蕩,我岂能避免呢﹖」惠雅毫不害羞地爽朗同答。 「哇﹗连你也有份吗﹖」村长的舅舅和一个尼姑所生的女儿秋菊突然插嘴、目下她是村长之妻。她脸不改容地说道﹕「我十七岁时,罗刚夜里摸来,夺去了我的童贞,以后三个多月,他每个上晚都来,每此如不接连玩我两、三回,决不放过我哩﹗」。 「是吗﹖他也这样的来偷袭我的,有一个时期,竟夜无虚夕。黄昏以后,我就洗得乾乾静静等他来,常常是通宵迎战哦,到邻家聊天的时间都没有了﹗」惠雅追述往事,舔嘴舔舌,若有舆甘似的说道﹕「他一来就钻进被窝,把他毛茸茸的大腿,使劲嵌入我夹紧的两胯间,同时将……」 「同时怎样呢﹖」春桃酸酸地问。 「他粗壮火烫的第三条腿,徐徐陷没在我的小腹中啦﹗」惠雅仍旧夷然对答。 「是呀﹗他又巨大又结实的,真像生了三条腿﹗」对邻的少妇翠芳忍不住插嘴。 「啊﹗你也给罗刚尝过了﹗」不仅平山惊叹,众人也感到讶异,因她是村中的清纯派。平时绝对没有关于她的桃色流言。 翠芳涨红了脸,低声说道﹕「没有办法啦﹗第一次是他逼迫我的﹗」 春桃追问﹕「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呢﹖」 翠芳看了她一眼,说道﹕「后来我不得不欢迎他了﹗」 「为什么呢﹖」 「他的第三条腿人令人销魂﹗」 「哈哈,」平山正默然饮酒,也不禁失声而笑。 春桃想起七年前结婚的当晚,初次瞧见丈夫的第三条腿的时候,骤然吃了一惊,幸亏她在娘家早被好多『夜游人』偷袭,巳非处子,总算承受得起,可以说是有乐无苦。于是,又问秋菊道﹕「你当时还祇十七岁,迫庞然巨物破瓜,竟不怕疼痛吗﹖干吗默默地忍受呢﹖」 秋菊因为喝多了酒,也染红了脸颊,这时正低垂粉颈尝杯,没有出声。 「疼痛祇限于开始接触那一刻,以后就苦尽甘来了嘛﹗及至春溪泛滥,渔舟纵大亦能任划任撑嘛﹗」翠芳代她同答。翠芳也是被罗刚的第三条腿沖破茅封的。 「对啦﹗我也有同感﹗」十六岁的小妹妹稜枝忽然出声了。 平山奇怪地问道﹕「你小小年纪,怎会有此经验呢﹖」 「去年我就被罗刚破身了﹗」稜枝犹豫了半晌,终于吐出这话。引起哄堂大笑,她羞得连耳朵都红了。 「这死鬼罗刚面目丑恶,却因为这第三条腿,竟获得全村女人的欢迎。」罗刚虽死了,但春桃听到众人的自白,也本能地暗暗拈酸。她骂道﹕「那死鬼一点不知羞耻﹗」 「小妹妹,你倒说说看,罗刚怎样搞上你的」平山兴趣浓郁地问。稜枝用娇憨的眼神对平山一飘,翘起小嘴巴道﹕「全是罗刚不好,一天,我在村外土地庙里扫集落叶,準备拿同家去生火炉的,不料罗刚慑足而至,从后拦腰拥住我,我转头惊颤,却被他接合了嘴唇,并且伸下巨掌,从下襟间侵入我的内裤里面,爱抚我最敏感的地方,我感到自己流出水份、并且痕痒难当。四肢瘫软,无力抗拒和叫救了,脸上灼热非常,心头突突乱跳。他把我提抱而起,送往阴森静寂的内堂,剥尽我的衫裳,叫我仰躺在一口空棺材上,他也自裸身体,脱得精赤溜光,露出怪怕人的东西,同时攀开我的双腿,便覆压而上,胡乱行动,却不得其门而入,闹得我下面流出淫水,仿佛小解,不禁沉下手去,为他领路起来。」 「哗﹗你还为他领路,可知你心里千肯百肯的了,真是人小鬼大﹗」春桃听得又妒又气。又说道﹕「你是初次,怎么受得住他这样干你,况且扫叶时已是寒冷季节。剥光衣衫不怕冻,难道还不是说谎吗﹖」 「不﹗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句句真实,正如翠芳刚才所说的,疼痛祇限于开始接触的片刻,祇要水多,就不怕他大。那天当然寒冷,但做这件事太有趣,在万分陶醉和销魂时,非仅不怕冻,还遍体大汗呢﹗」小鬼头稜枝居然如此同答,连惠雅和秋菊都被她说得又羡又妒。 「大家兴致这么好,今晚在座的又全都是自己人,小妹妹如有兴致,让我尝尝你紧窄的妙味,好不好呢﹖」平山装醉遮羞,涎看厚脸,当众向这个少女求欢。 这时大家都巳薄醉,鼓掌说道﹕「好啊﹗你俩演出一次,给我们观摩观摩吧﹗」 凌枝翘着嘴唇说﹕「就在此处吗﹖我不干﹗还是你今晚爬墙到我家里来吧﹗」 「反正座上没有外客,怕什么呢﹖宽衣吧﹗」平山见小妹妹长得骨肉亭匀。双乳高耸,裸出短裙下两条修长的大腿,白嫩丰溺,不禁慾火如焚。 「那么,你得先脱光,并在地席上铺好毡毯。瞧你巳猴急死了,我譬如行善事,就解救你一次吧﹗」稜枝久未食肉,正感水盛火旺,醉兴之下,也跃跃欲试了。 惠雅听了,突然表示异议,她说道﹕「且慢,我们失掉丈夫的人,每夜就像万蚁咬心,棉被都咬碎四个角,平山﹗你应该先照顾我们才对呀﹗稜枝还是小女孩子,尽可去找牧童,不会有多大饑渴嘛﹗」 凌枝赶紧说道﹕「不﹗我年纪虽小,也是女人,晚上和你们同样难熬,因为我已经并非小孩子﹗牧童们的几支短笛,总是到喉不到肺,况且刚才是平山先招呼我呀﹗」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在这里不干吗﹕」惠雅又反问了一句。 凌枝小嘴尖尖,低头说道﹕「我祇不过是说门面话嘛﹗其实有得享受,为什么不干呢﹖以前躺在黑漆空棺材上我还干呢﹗」 「你和罗刚到底干了多少次呢﹖」春桃忍不住问。 凌枝道﹕「直至他亡故,从未停止遇。究有多少次,你自己计算好了﹗」 目下又是冬天了,罗刚是秋初死亡的。如此说来,罗刚推说去贩牛,却躲在土地庙乐和小鬼头稜枝偷欢,巳达半年之久。 「好啦,好啦,别闹了﹗」平山见几个寡妇都红看眼睛跟稜枝争欢,知道个个饑渴透顶。秋菊等有丈夫的也想换换口味,未必肯放鬆。在席的女人全部变成张口欲噬的母狼,倒叫他左右为难。 这时,翠芳突然提出建议,她说道﹕「大家抽签,分前后次序来玩,岂不时很公平吗﹖谁先谁后,踫自己的运气﹗小妹妹,你赞成吗﹖」 稜枝无奈,祇得点头答应。经郑重抽签后,便把春桃家的厅堂当作阳台,众人全部脱得一丝不挂,一男数女胡天胡帝,战鼓冬冬的直达天明。 这里是山地农村,『夜游』传统风俗原封不动地遗留着。所谓『夜游』即是任何男人夜半摸黑越墙,爬入女子闺房,默然剥其下裳,就软玉温香抱满怀。女子被袭惊醒也噤若寒蝉,听其饱餐而去。女方无论是含苞处子,抑或有夫之妇,均可不问。 『夜游者』,踫到肉穴便钻。如果是容貌丑恶的女人,当然没有『夜游者』问津。所以有句骂人话﹕「那个丑八怪,连夜游者都不屑上门﹗」 常给夜游者偷袭的少女,人次愈多者愈容易出嫁,少妇亦然,能被多人偷香的,丈夫视作瑰宝、夜游者当然最喜欢偷姦少女,但往往因门路不熟而误入她嫂嫂的房间,如果刚巧她哥哥又远出未归,嫂嫂便会自动梅开数度,让夜游者酣畅享受。次日倘若少女得知,还会对嫂嫂吃醋哩﹗」 不过设若夜游者偷袭了寡妇,村人们全要冷嘲热讽,认为他没有头脑,是个缺乏灵魂的畜牲,晦气之星巳钻进他的身躯,从此决无好日子过了。因此,无论怎样美丽小寡妇,夜游者是裹足不前的。 有谓一处乡村一个例,离此不远的一个村落,凡是有夫之妇与人通姦,一律以私刑处死。先剥光姦夫淫妇的衫裳,把男女性器套合,用粗绳捆绑,抬着街示众,然后装入猪笼弃于水塘浸死。 然而在此,则不禁『夜游』活动。凡夜游成姦,男女皆无罪。这种风俗习惯自古流传到现在,积重难返,不易革除。 平山总算不容易,他彻夜和一群小母狼轮流肉搏,他屡博屡起,让他们个个聊解饑渴,直到天明后,大家才穿上衣衫,围坐閑谈。 春桃余兴盎然,咽了一口唾沫问平山道﹕「你也和罗刚一样,常常出去夜游吗﹖」 「我跟罗刚略有不同,要夜游总往邻村,兔子不吃窝边草嘛﹗」平山眯着眼回答,向火缸里投进一条粗大的炭,春桃也向炭凝视。既与平山发生关保,便不再畏羞,伸臂直前,把他爱抚欣赏起来。众人见了,也移坐前来,争先恐后地爱抚着他的肌肉。 「哇﹗那么壮实,昨晚轮到我时就急着吞咽,竟不及仔细瞧哩﹗」翠芳说。 「你不知道吗﹖力猛有长劲呀﹗」人称伯乐善于相马,春桃自以为善于相人。 「怪不得他一口气便打了个通关,都叫我们涕液横流啦﹗」惠雅口角流涎地感叹。 「罗刚的还要凶锰哩﹗」小妹妹稜枝忽唱反调,因为她刚才抽签,竟是最后一个。轮到她时,平山巳成强弓之末了。她觉得不太尽兴、难免心有未甘。 「虽然罗刚凶猛,但程咬金三斧头,怎及平山耐久啊﹗」秋菊说。 「我也认为头等重要的是耐久,其次才是凶猛,大小倒不在乎。我三个死鬼丈夫之中,第二个虽然阴茎最小,但耐力却最久,简直锐不可当,所以我至今仍是特别痛惜他呢﹗」惠雅幽幽地说。 「目下男女平等了,干吗还祇允许男人夜游向女子偷袭,而女子却无权对男人偷袭呀﹗」秋菊很不服气地说。 「可不是吗﹖春桃妹妹正当旺盛之年,又未曾生育,咬牙苦守太傻了,乐得仿效夜游人,去偷袭几只童子鸡,尝尝鲜味嘛﹗﹗」惠雅表面上为春桃作不平之呜,其宜她自己也早有此心了。 「什么童子鸡呀﹗你是说那些小青年。」春桃笑着说道。 「是呀﹗偷来的鸡特别可口,尤其是童子鸡,必然格外贪欢,他们耐力既久,次数又多,何直不惜性命﹗」回答的是翠芳。 「你怎知道呢﹖难道吃过童子鸡」春桃问。 「彼此投合,毋须相瞒,我曾召来十八岁以下的青年学生五、六人,叫他们对我车轮大战哩﹗童子鸡骨坚肉嫩,妙不可言﹗而且他们羞于告诉旁人,仍能保持我清纯派的名誉呀﹗」翠芳说得楼唇边馋涎纵横了。 「你真聪明,亏你想出这种好办法,那般大孩子实在很听话,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享尽欢乐,却并无任何手尾﹗」惠雅赞不绝口。 「最近青年学生巳被老师家长严格管住,恐难呼之即来了﹗」稜枝十分年轻,当然早以童子鸡作对像,似乎试行多次全失败了的。 「所以嘛,祇得权充夜游人去偷袭他们了﹗」惠雅抢着回答。 「正是由于被严格管住,竟使他们在结婚初夜,不得门而入,徘徊于仙窟之外,废然而止呢﹗」平山插嘴说道。 「哇﹗真是可怜﹗」春桃回忆自己结婚时,幸亏丈夫已经做夜游人玩过许多女人,所以颇具性经验,可以使自已获得一个丰富多彩的花烛之夜。 「直至第三个晚上,新娘熬不住了,祇好羞人答答地为他作性教育老师,才开始正式行房﹗」平山继续说。 「新娘倒是内行哩﹗」秋菊笑得花枝招展。 「至少被夜游人偷了猪的﹗」翠芳也笑了。 「做个女人,其实性生活比食物更加重要,特别到了中年,缺少这件事更加无法活下去,眠思梦想,几乎发了狂,历来不禁夜游,也正是照顾女人呀﹗」惠雅油然感慨。 「我有丈夫的人尚且如此,何况你们,幸亏三日两头有夜游人光临﹗」秋菊说。 「听人家说,经常性慾不满足的女人,会心理不平衡,是吗﹖」稜枝娇憨地问。 「不仅会心理不平衡,更会缩短寿命哩﹗所以凡见夜游人潜进闺房来,切莫拒绝才对﹗」翠芳像个老大姐似的教导小妹妹。 「欢迎还来不及,怎肯拒绝呢﹖」恿枝和秋菊异口同声同答。 「其实他们是给女人送补药来的﹗」翠芳正容补充了一句。 「哈哈﹗」平山又不禁失声而笑。 「可惜夜游人很少肯来照顾我们寡妇﹗」春桃遗憾地说。 「所以你得主动出去偷袭男人﹗」翠芳说得一本正经。 「男人见我们寡妇忌讳多多,仍不如偷童子鸡的好﹗惠雅兴奋地说道﹕「我考虑过了,明日就开始啦﹗」 春桃至此,砰然心动。为求解救自己强烈的性饑渴,也决意进行了。「从明天起,试作夜游人吧﹗」这个念头,在她脑中高声呜响。 众女娘谈笑半天,她们的纤纤玉手并未离开平山的肉体。摸捏中间又挑起平山旺炽的慾,于是公议由恿枝打头阵,展开一场凌厉的走马灯大战。 三郎是高中三年生。脸上长满青春豆,双眼色迷迷,虽然要致力于投考大学的必要功课,但他正当血气方刚,心志浮泛的年龄。他常常感到苦闷,而性沖动是唯一原因。由于上级生的教导,使他耽于手淫的行为,虽每犯每悔,而又屡悔屡犯,无法戒绝,日久陷于自厌和自卑。 「我的记忆力衰退,完全与此有关,下次无伦如何也不干啦﹗」他心里发誓。并缚住自已的右手,可是一不留神,右手巳脱缚伸向身上了。他自叹意志太薄弱,毫无自制力﹗想出一个折中辨法,每星期祇手淫一次。而残酷的现实令他的限制办法也破碎了。因为当他返学时经过前村农户前。瞥见这家庭院中。晾着半乾的女人内裤,就觉得很兴奋。鲜明的粉红色,而且是紧贴女人神秘物的底裤,渭力就非常强烈,它生动地散发出恼人的春气,有力地刺击着他的心灵。正因为这原因,他和正闹性饑荒的小寡妇春桃,两相赤裸的肉搏,就由此而引起了。 春桃本想在夜间出去偷袭男青年的,但自己究属女性,缺乏立即实行的勇气。如在本村,她的花颠名声马上沸沸扬扬。影晌所及,使她三年丧满后无法择人而嫁。到邻村去呢﹖要跋涉夜道,偷袭陌生男人,也有种种顾虑。虽然女人夜游,早闻先例,已不足为奇,而自巳色香正盛,平素又未着淫名,似应稍捎矜惜,最好由年轻饿狼送上门来。 「用什么妙法引诱他们呢﹖」春桃再三思维,柔肠千转,终于想出用底裤作饵,来钓到鲜嫩的鱼仔﹗ 次日清晨,她选择一条粉红色的,在堂屋前竹竿上,高高晾起。这样的做法有几个理由﹕其一是她在田间农作是可以见到底裤的动静。其二是粉红色最惹人注目。还有的是她在竿上系根黑丝线,直通门外,一头缚首几洋铁空罐。如有人挑竿窃裤,空罐互相撞击,必然发出声响。她健奔口家中捉贼,就可逼他就範。 又半开贮藏室的木门,用作陷井。 两天迅速逝去了,第三天下着小雨,她把底裤移晾到内堂屋檐下,户槛边没还掷髒裤两条。当然,竿上照样有丝线带看洋铁空罐的。 黄昏前,她到后院外掘取新年中要煮食的芋子,拉长耳朵期待看空罐的撩击声,直至将入暮夜,果然,一个小怪贼不速而来了、当他挑竿取裤的同时,墙外的空罐扬起琐碎而又剧烈的声响。春桃大喜,连忙丢弃农具,二步并作两步,奔进院门,瞥见黑色的人影,闪忽间避入贮藏室。 「哈,贼子中计啦﹗」立刻关闭室门,在外反锁。由于是自己的家,每个角落她都熟悉的。贮藏室被称为农家宝库,一年辛动的收获。完全储放在内、因而建筑得特别坚固,如闭门加锁,里面的人断难越一步。四壁装置坚木扳,室门也是沉重的坚木。小怪贼误入其中,就变成瓮中之水鱼,袋中之老鼠了。 春桃回房脱去灰布农服,换上花绒时装,并对镜梳妆,淡扫蛾眉,嘴巴上涂了嫣红色的口红,左瞧右瞧镜中的自己,觉得相当满意。 「我定要叫他对我一见种情﹗」她抱看这种信念,心花朵朵开放了、 贮藏室的坚木板壁上有两小洞,她便凑上眼睛,向内窥探。祇见一个年青的大男孩子,正被关在里面。拿着她的内裤手淫。她胸中突突蹦跳了。 没多久,那男孩子身体裸露,两眼发直,日角流涎,耽溺在可笑行为中。春桃也波引得慾焰如焚。 「哗﹗真可惜,干吗不等我进来呢﹖」春桃一声绝叫,像仿梦似的开锁启门飞跃而入,高中生茫然自失,的确,三角裤是他人之物,而且属女性所有。自己逃进贮藏室,背靠米囤,作出那样的无耻行为,流得裤上骯髒不堪,难怪她要发怒了。 他很想逃走,但无可能。因为眼前这个农家妇女比他还要就就壮实有力。 「喂,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春桃握住一支坚木棒,挡着他昂首屹立。高中生俯首无语,不禁哭了起来。这就是三郎和春桃初次会面的情形。 「干吗哭啦﹗不肯同答吗﹖近来我矢掉不少底裤,大约全是你偷的﹗」春桃故意诬栽他。 「没,没有哇﹗我今天初犯,可以对天发誓﹗」三郎说得很认真。 「你拿了我的内裤,还躲进我家贮藏室干什么﹗」春桃又明知故问,眼睛注视被弄污的肉色底裤。 「我恐怕被你发现,所以进来暂避一会。没干什么呀﹗」 「专爱扯谎,不说实话﹗你如果没做什么,肉色的裤子上怎会腻糊糊的﹖」 「我做了好害羞的事﹗说不出口的。」 「你再隐瞒,我就去告诉你们学校的老师,说你偷了我内裤﹗」 「求求你,别这样﹗」 「我早在板缝看见你了,你拖出一条……」春桃语未落音,三郎巳脸红过耳了。 「是.是自慰﹗」他的回答低声得像蚊子叫似的。 「那干吗要把我的底裤裹在上面。」 「听说真正干这件事时,是被女人紧紧裹住的﹗」 「你们村上女娘很多,晾着的底裤谅也不少,你没有顺手牵羊,却老远跑来这里偷我的,岂不时存心跟我捣蛋吗﹖」春桃装得很气愤。 我到学校去,经过你家门前,见院内高晾的女人内裤,色彩显眼,不但为你们这村子没有,连镇上人家也少见。」 「那你就要做伸手大将军了﹖」 「这样艳丽的内裤并非乡下农妇常穿的﹗」 「你怀疑我不是这些内裤的主人吗﹖我可以让你当场瞧瞧的﹗」春桃自撩花裙,敞分双腿,露出来的正是肉色剥内裤。胯间凸起轮廓丰肥的无花朵,肉缝隐约可见。春桃一挺小腹,无花果几乎踫到信三郎的鼻子上。他觉得果香浓郁,和肉色裤的气味相同。 三郎脸上泪痕未乾,又慾火蒸腾,本能地举起右手抚摸。感到厚实绵软,令人心情蕩漾。而那肉缝的部位,已经湿润了。 「现在你可相信所窃的三角裤一定是我常穿的吗﹖」 「相信了,但是裤子内怎么是湿了的,是不是尚未晾乾你就穿上啦﹖」三郎把衣袖拭了拭脸颊上的泪痕。 春桃笑着说道﹕「它也哭了两次呢﹗」 「别损人了﹗」信三郎笑了。 「你罪行虽不大,但极恶劣,理应体罚﹗」 「求你不要报派出所﹗」三郎急得又想哭了。 「不报就不报,由我自己来罚你﹗你是要用我手里的坚木棍痛打你一顿,还是要用你的赤肉棍给我好好服务呢﹖」 「什么﹖」三郎不解春桃语意问。 「听不懂吗﹖小傻瓜﹗你必须依照我的吩咐就可以了。如果你特别努力,我既不报官,更不到你学校去张扬,一切代你守口加瓶﹗」 「谢谢你,我一定听你的话﹗」高中生骤然定下心来,脸上愁容全消了。 「快站起来,跟我来吧﹗」春桃用妖媚的声音说。 三郎仍猜不出这位健美女娘要自已做什么事。祇得随着她。走到后堂中,天色完全黑暗了。 「先把内外门户都关闭﹗」春桃发下命令。接着是要他烧洗澡水。三郎忙于焚火煮水时,春桃却在寝室中铺设印花棉被和洁白羊毛毯,枕头下安放一块準备用来善后的新毛巾。及至浴水煮热,她也一切安排妥当了。 春桃步进浴室时,招呼信三郎前来给自己擦背。先叫他熟视女体,回头发生性行为时才可减少羞耻心,得以放胆驰骋,使自己达到极乐境界。这是春桃的心理安排。 「你同样宽尽衣衫,我也给你擦背好啦﹗」 这时的三郎,关于春桃怀着一种什么意图,逐渐有了端倪。可是他有生以来,给女人擦背,尚属初次。何况春桃具有一身像白缎子似的好皮肉。死鬼罗刚曾经赞过她身上滑溜得苍蝇都跌下来﹗因擦背而抚摩她,是令人万分陶醉的。三郎的手又开始活动了。 「你白得使我目眩﹗」三郎的双手作出轻缓的擦背姿势。 「一条可爱的小色狼。」春桃心里想着,全身作痒血液沸腾。 「擦背并非祇擦背部的,前面亦须照顾到呀﹗」春桃说着转过身来。面对着饱满的双峰和芳草桃溪,三郎的双手发抖了。 春桃让他洗拭竣事后。说道﹕「你自己洗乾净,就到我房里来吧﹗」 她并未给对方同擦,就披上睡袍,离开开浴室,大约感到三郎不敢逃跑。不久,全裸的三郎果然进房来了,春桃巳藏在被窝中。 「别受凉啦,快进来吧﹗」她稍稍掀开棉被,三郎却畏缩不前。 「你以为过关了,我还要对你施罚哩﹗」 三郎站立着,依旧没有动弹。春桃将他拉进被窝,伸长手臂,环绕过去爱抚过他的身体,三朗的情慾迅速发生反应,口鼻间的气息逐惭慌乱,于是他也回抱春桃,贪婪地摸索她的肉体。 「给你当当女人的妙味,以后就不会着迷任何三角裤,也不会自慰了﹗缳春桃说罢便导引三郎的阴茎,进入她的肉洞里。 「我瞧你可怜,祇得为外拨牲,你将会脱除童年的蜕皮,变成堂堂的成人,仿视阔步回家﹗」 其实牺牲的并非春桃,而是三郎。她热烈地向上迎凑,简直乐得魂销魄舞了。自从她丈夫死后,她巳半年不知肉味,前天晚上人多,仅从平山身上分享到一舀聊解饑馋,今天她使馋计谋,终于吃到了整只童子鸡了。她接连梅开几度,出现高潮近十次,才让三郎安静睡眠,而这时也天将黎明了。 清晨,春桃带着满足的笑容起床,推醒信三郎,命他说出家中的地址,以备日后前去『夜游』。最后又建议道﹕「我如果想和你玩,就会把内裤挂上,你见了就潜入我的寝室躲匿,等我回来,马上开始,以二次为限、如晾着一粉红一大红等两条,就说明我舆致特高,你必须陪我过夜,干一个通宵﹗有时我也许会上你家,夜里入你家后,在你房门上击二下,你闻声须立刻开门。赞成吗﹖」 「赞成﹗完全赞成﹗」三郎说完,迅速决定了奇妙的暗号。于是,寡妇和高中生之间的幽会密约开始频繁起来。 通过三郎的桥梁,春桃又认识不少邻村的小青年,她的色慾愈来愈强,从此可以大吃童子鸡了。 正月二月转瞬间逝去,气侯回暖了,春色恼人,不论男女,对性的需要都很迫切。春桃对三郎说道﹕「在你的朋友同学中,如有希望见识一下女人的神秘部位的,你可以叫他们来找我啦﹗」 三朗虽有点酸溜溜,但不敢不服从,当晚,果然约来了十多名小青年,把后堂都挤个水泄不通,个个意马心猿要贫吃妙物。 「桌上有张白纸,你们都写明性名和地址,然后按照纸上年龄按次序进房学习﹗」春桃装作殉教者的表情吩咐。 靠壁的长桌上,摆置着米酒,花生与炒黄豆等,任人饮食,而每瓶酒水里全投入媚药。她进房尽脱衫裳,不留片帛,横陈在铺设毛毯的地席上。分敞白雪丰盈的双腿,把身体赤条条对开启着的房门, 四十只睁得老大的眼睛,莫不以此为焦点,吞咽口涎的声音不绝于耳,有的甚至吁吁气喘起来。 「按次序準来仔细瞧瞧吧,每人给一分钟的时间,要稍稍爱抚也可以,你们应采取学习生理出学标本的严肃态度哦﹗」春桃朗声关照。小青年们镇静无哗,排了长龙,一个览毕而出,另一个才进人,秩序十分良好。由于眼瞧和爱抚,受到强烈刺激,大约也因全饮了含有春药的米酒所致吧﹗个个脸红耳赤。春桃甩了,暗暗好笑。 「我索兴给予你们最高优待,让你们首次领略人生妙味﹗你们仍旧按次进来,相互交替,每人祇限三分钟。实力较强者可在轮流完毕后,排队进行第二轮。因为人少了,每人放长到十分钟、总之,找们仿照淘汰制,留下三战不不倒的,给予健将名义,最后任他尽情享受,不限时间,直至他充分满卒为上﹗」其实春桃自己早已昂奋之至,非由众人难尽兴了。同时耍在二十人中选取几个『不倒翁』,作为日后前去夜游的对象。 小青年们依言而行,一场狂烈的战争开始了。最后,一但个扑地不起,变成死蛇,获得『健将』的祇有三个。而春桃连续应付二十个男孩子以后,却还绰有余裕哩﹗ 春桃终于开始『夜游』了,她在众多小青年当中相常吃得开,得以左右逢源,尽可能选择年轻的男孩子和她交欢,真是乐不可叙了。 一般二十岁以下的男子,限于经济能力,既难结婚,也不能涉足烟花地销魂,但春情旺炽,祇好发泄于自慰。久而久之,往往有伤身体,甚至造成心理变态。如今有个年青的小寡妇登场,为他们调和强烈的沖动,健儿们保持身心健康,不能不说是福音。可是不久后,就被惠雅,翠芳,稜枝雌娘等知道了。 惠雅提出要求道﹕「你远征邻村山乡,大吃童子鸡,也该带携一下我们呀﹗」 春桃无奈,祇得她们一同前去。把一些实力较弱,自巳不太喜欢的小青年分别介绍给她们。惠雅得到的,是村长的儿子四郎,虽然祇有十七岁,却很自负,以名器自称。曾经使三个丈夫脱阳而死的惠雅,当然不满所欲,但聊胜于抚,勉强前往走走,顺便留意物色其他人。回来之后,惠雅向牵线人春桃抱怨道﹕「那个孩子太没用了,昨晚叫他干两次,竟有两次都未入而流,弄得我不疼不痒,再要他上马,他却哭了起来﹗」 春桃安慰她道﹕「小青年大都这样,将就一下吧﹗以后给你找几个强的好了﹗」 一天晚上,惠雅正一丝不挂地紧抱着四郎,怎料其父像幽灵似的出现在床前,他恶狠狠地骂道﹕「骚狐狸,你竟勾引我的儿子。他还没有成年哩﹗你不知羞耻吗﹖」 惠雅惊惶欲绝,无言以答。 正宪又大怒咆哮道﹕「你夜闯人家,对男童逼姦,该当何罪﹗」 惠雅哑口无言了。在慌乱间,正宪抓住惠雅滑腻腻的臂腕,把她的裸身经由厅堂拖入自己房中,顺手把门关闭。 「这么晚了,不把你送官究治,索兴把你这贱货杀掉算了﹗」他说着,命惠雅仰躺在地席上,分敝双腿,展示出她那贪馋的阴唇。正宪丧妻年余,饑渴正盛,望见久违了的赤裸女体,沖动之强烈是难于形容的。眼睛里立刻布满红丝,他舔嘴舔舌地作出许多怪相。他俯身近前,眼观鼻闻,让手指头开晕一会儿又,就站起来道﹕「这里有一把尖刀和一支肉枪,你愿意刀上死,抑或枪下亡﹖随你选择吧﹗」 惠雅哀哀地恳求道﹕「我不想死,你饶了我吧﹗」 「你的意思是叫我勿用刀杀,那我祇好用肉枪来处决你了﹗」他的语音未落,巳经把粗硬的大阳具刺入惠雅的朱唇,直插她的肚子里面。 惠雅骤觉一阵快感﹗在他穷凶极恶的颠狂之下,深感老秃鹰比他的稚子好得多。半小时后毕事。正宪从惠雅白里透红的肉体上爬起来,拍手笑道﹕「哈哈﹗看你还敢不敢勾引我的儿子﹗」 惠雅以后果然不再找正宪的儿子寻求性之出路了,她找的是正宪。 夏天到了,是历来『夜游』最猖狂的季节,春桃等的活动也愈来愈积极。她的容貌体态变得更少艾青春的了,大约多吃童子鸡的缘故吧﹗ 白天她是个平常农妇、及至夜幕低垂,就成为觅食少年们嫩肉阳精的母夜叉、她依恃着自巳人见人爱的优点,往往一夜之间连续袭了好几家,翠芳和稜枝等同样如此。不久,秋菊也参加在内了、从此,那些学生消减了自慰恶习,大都以优良成绩考上大学,他们手持礼物来访春桃,个别向她表示极度感谢。 以后又衍成传说﹕学生凡和春桃这女人春风一度的,考试时必列前茅,以致有外地的学子特地赶来就教,使春桃应接不暇,频作肉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舞蹈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