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_ipad怎么看av_av狼公告_av图片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闺中小议
 

    风月大陆 第八章 闺中小议

    时间:2018-07-12 叶天龙回到飞凤府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于凤舞,因为心中有太多的疑团需要这个才智绝世的美女来解答。   踏进于凤舞那间充满暖香的温馨香闺,美丽的女主人正穿着宽大柔软的睡袍斜倚在床头,静静等候叶天龙的光临,似乎是早已知道他会来找自己一样。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啊?桌子上有八宝冰莲羹。」   一见到叶天龙,美丽的女将军一双凤目亮了起来,伸出一根春葱玉指点了点床边的书桌。   叶天龙走到香榻边,一坐下来就伸手将这个深情的美娇娥搂在怀中,心疼地说道:「怎么现在还不睡觉?」   于凤舞挪了挪诱人的娇躯,让自己更加舒服地靠在叶天龙的怀中,然后轻笑一声,道:「我知道你回来会晚的,所以让她们都睡觉去了。」   叶天龙的鼻子中嗅到一股从怀中美人儿娇躯上发出的凉森森甜丝丝的香气,让他感到十分心旷神怡,便问道:「刚洗过澡?」   于凤舞反手揽住他粗壮的脖子,螓首略点,道:「我小睡了一会儿,醒来才刚洗澡的。」   「是不是洗好了等我啊?」叶天龙在于凤舞那娇嫩滑腻的粉颊上吻了一下,颇为得意地说道。   于凤舞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道:「你想的美!」   叶天龙哈哈一笑,又想去吻时,被一只白嫩的柔荑挡住了大嘴。   「在外面混了一夜,也不先去洗洗。」   叶天龙一想也对,便将怀中的于凤舞紧了紧,凑到她的小耳边道:「我们一起洗吧?」   于凤舞的娇靥上红云飞起,一副娇羞不胜的模样,神情却是千肯万肯。让心满意足的男人忍不住要歎息出声,有妻若此,夫复何求?   叶天龙的心情大畅,将心中的疑惑一一朝怀中的天仙美女道来,让这个智慧超人的妻子帮自己拿个主意。   一说到正事,于凤舞便收拾起心情,凤目中现出如海般的智光,将心中的情报整理了一下,她望着叶天龙缓缓地说道:「让我们先从天河国的野蛮斗士说起吧!」   「天河国原是处在帕里和我们之间的一个小公国,经常在我们和帕里之间摇摆,国中虽然人口不多,但其斗士团的战力也不容小觑,特别是他们根据百族大战时魔族的狂暴战士演变来的野蛮斗士,战斗力非常可怕。甚至有人说野蛮斗士其实是天河国的祖先和狂暴战士杂交得来的,这也有其可信性。」   「七年前,在吉里曼斯的策划下,当时任左将军的杰夫特率军六万借道天河国前去袭击帕里,不想消息走漏,帕里的骑兵早早在国境上严阵以待,杰夫特见毫无可乘之机,只好退兵。」   「也许是怕无功而返太过难堪,不知是谁给吉里曼斯出了一个主意,让杰夫特在回国途中,顺手牵羊将天河国灭掉,将天河国併入我国的版图。于是杰夫特在经过天河国的国都天野城时,突然发动袭击,将猝不及防的斗士团尽数消灭,据说天河的王族中只逃出了一个王子,其他的全部被吉里曼斯下令处决了。天河国也被改名为天河郡,成为吉里曼斯的封邑。」   听到这里,心中暗暗吃惊的男人喃喃道:「这些家伙真是好心机,好手段啊!连这样的绝招都想的出来,不过天河的人也是笨蛋,怎么会如此大意呢?」   于凤舞一笑道:「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帕里的骑兵才会在随后的三年中打着为天河复国的旗号,持续不断地冲击天河郡。」   「后来就有我们的飞凤将军出场了,对吧?」说着,叶天龙的手还顺便在美丽女将军的身上佔了点便宜,「我最亲爱的师父!」   「师父倒不用叫,你以后每天都抽一点时间学些兵法谋略才是真的,我会好好监督你的!」于凤舞微笑着说出了让叶天龙感到头大的话来。   「不会吧,要我读书?我最怕这个了!」   「天龙,你现在是万众瞩目的东督,有些东西是一定要学的。顶多大家都陪着你好了,」于凤舞然后扳着俏脸道,「不然的话,晚上我们就不让你进房间了。」   叶天龙也知道于凤舞是为自己好,见她开出这样的条件,也只有举手投降一途了。不过他也是很会找快乐的男人,马上想到要给自己的学习生活增加快乐。   「要我学习的话,那就认你作师父吧!这样每当我取得进步时,师父都要像这样的奖励我。」说话时,他的手贪婪地抚摸着那百摸不腻的美妙娇躯。   于凤舞轻舒玉手,拍了拍叶天龙的脸,嗔道:「这是对师父的态度吗?」   「啊,对不起,请师父饶恕我这个不开眼的小学徒吧!」叶天龙的装模作样让于凤舞莞尔,她由衷地说道:「和天龙在一起真是很开心。」此话让两个相爱的人不禁同时回到了儿时的欢乐时光,那时傻傻的男孩和聪慧的女孩总有无数的笑语。   桌子上的银灯爆出了灿烂的灯花,也将思忆中的两人惊醒,叶天龙和于凤舞相视一笑,无限的深情尽在其中。   「你知道吗?其实今晚你们在途中遇刺,最大的嫌疑是暗香阁。」于凤舞望着正深情凝视自己的叶天龙,突然说道。   「不会吧!怎么可能会是她们呢?」叶天龙大感不解,不由得睁大眼睛。   「就算暗香阁不是主谋,至少也脱不了干係。而那些黑甲骑士一定和尤那亚有关係!」   于凤舞接着向叶天龙分析了今晚事件,以及她对叶天龙所作行为的看法和建议。她的聪明才智和惊人的洞察力让叶天龙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美丽的女人能从重重的迷雾中看到事物的本相,的确不愧是美女战神!   「伟大英明的师父,请受徒儿的一拜!」又敬又佩的叶天龙一本正经地说道,可是他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丝的敬意,用两个指头在于凤舞那丰隆高耸的酥胸上点了不停,口中还唸唸有词。   「一叩,二叩……」   于凤舞又是好笑又是好玩,渐渐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那双明艳照人的凤目似乎是蒙上了一层水汽,闪着诱人的光芒。   「很好听,多叫几声师父吧,以后我会多教你几下的。」   美丽绝伦的女将军发出的腻声娇语,更加增加了男人心中的情火。叶天龙忍不住低头在那圆润晶莹,弧度优美的小耳上舔了一下。   「人家都说,若想会,就要和师父睡!这话太有道理了!」说罢,他老实不客气地用嘴巴含住娇嫩的耳垂,厮磨了几下。   于凤舞的瑶鼻中发出极其诱惑的娇哼声,她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知道自己所有的敏感地带,所以自己对他的抗拒力完全为零。不过她也是很享受他带给自己的快乐,根本不会想到抗拒。   于凤舞的娇哼声中,叶天龙一把将她那横陈的娇躯揽在怀中,大踏步往后面行去,口中笑道:「来,先让我这个小徒儿来服侍师父沐浴吧!」   于凤舞欢畅地环抱着叶天龙的脖子,娇嗔道:「哪里有这样的徒儿,竟敢对师父动手动脚?」   叶天龙低头看着她那如花似玉的娇靥,双颊的桃花更增添了其美艳之姿,便摇着头说道:「错了,我不止要对师父动手动脚,而且还要把师父吃掉呢,师父要反对吗?」   于凤舞伸出一管兰花玉指,轻点叶天龙的鼻子,口中轻歎道:「遇到这样的徒儿,真是师门不幸!」叶天龙得意洋洋地进了于凤舞香闺后的浴室。   因为于凤舞每天都要沐浴,为了方便,在她的房间后面就有一座于凤舞专用的浴室,虽然不是很大,但十分精緻巧妙,处处可见出主人的心思。   置身于几乎要把整个身子融化的兰汤玉池之中,叶天龙舒服得恍若登仙,浑身的疲劳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蹤。   一双温润滑腻的柔荑搭在他的肩头,叶天龙转首一看,立时目迷五色。   不知何时,于凤舞居然换过了一身的装束,完美无瑕的娇躯上只着一件鸳鸯戏水的薄丝肚兜,雪白高挺的酥胸露出大半,白里透红的肌肤令人忍不住要伸手一触究竟。   将一头乌黑秀丽的长髮散披双肩,于凤舞的明眸凤目中射出丝丝的诱惑,加上樱红的朱唇微微翘起,本来就是绝代佳人的她再摆出如此一副娇媚的神态,顿时引得对美女缺少抵抗力的男人心中一阵悸动,小腹内突然狂涌出一股热浪。   叶天龙的双眼大放异彩,直勾勾地望着于凤舞以无比优雅的姿态步下浴池,雾气缭绕之中,她的人好像是来自天外的仙女,只是装束缺少了仙女的庄严,更何况在举步行走之间,眼睛贼亮的男人更是发现了其肚兜的下端尖角所对处,双胯之间竟隐约可望见些微芳草。如此瑰丽的奇景,就算是石人也会心动。   偏偏这个时候,于凤舞还用一种极其媚惑的声音说道:「呆子,你在看什么地方,不是说过要服侍我沐浴的吗?」   回过神来的叶天龙嗅着从于凤舞的娇躯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绝妙体香,笑嘻嘻地说道:「我保证会尽心尽力地服侍师父!」话音未落,一个人已经上前将于凤舞抱在怀中,上下其手,揉搓起来。   很快的,一具丰润柔腻的绝世胴体出现在他的眼前,叶天龙摇晃着脑袋说道:「有这样的师父,也休怪徒儿忍不住要无礼了!」   于凤舞娇喘吁吁地咬着叶天龙的耳朵,腻声道:「你早就对我无礼了!」   兰汤蕩漾,玉池生波,被叶天龙紧紧抱在怀中的于凤舞,圆润修长,弹力惊人的一双玉腿紧紧缠在他的虎腰,檀口中激情地呢喃道:「天龙……太好了……太美了……」   浴池中的香汤幻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合着其间男女的粗喘娇吟,在这个绮丽而芳香的浴室里奏出了一曲春意盎然的欢爱。   受到叶天龙尽心尽力服侍的结果是,第二天于凤舞一觉醒来已经是近午时分,酣畅淋漓的欢爱让她感到身心无比的舒畅。可是柳琴儿却是嘟着樱唇,抓住心满意足的于凤舞道:「姐姐好偏心啊,明明说好了要叫上我的,怎么自己一个人独自享受了呢?」没有办法的于凤舞只好答应以下一次由柳琴儿全权安排。   叶天龙到达东督官署的时候,正遇上庆计带着一队穿红色盔甲的城卫军出发,不禁笑道:「这一身的衣服倒是真醒目!」   庆计哈哈大笑,道:「如果不醒目,岂不是不能引起别人的注目吗?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东督执法队,怎么样啊?」   「东督执法队!」叶天龙在口中念了几次,「挺好记的,我说庆计小子,你还真有一套呢!」   「那是当然了,本公子岂是省油灯!」庆计骄傲地说道,然后率军朝叶天龙行了一个军礼,一伙人马浩浩蕩蕩地开出了东督官署。   「这小子!」叶天龙朝庆计的背影摇摇头,带着十八女飞卫进入城卫大堂。   「我已经派人彻底调查出事的那个街区,同时调来了近段时间进入艾司尼亚的纪录。」石义信从大堆的文件资料中抬起头来,朝叶天龙打了一个招呼,「大人能想到派出治安巡逻队,的确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叶天龙随手拿起一份文件翻了几下,「这些都是军部发过来的文件吗?」   「不是,还包括了其他部门发来的,但主要是军部的文件。」石义信一边在文件上点点划划,一边回答道,「那些是我看过的,重点都划出来了,大人批示一下吧!」   叶天龙顺着自己勤勉的参军所说的方向看去,不禁吓了一跳,桌子上堆着半人高的文件,整整齐齐。看来自己的参军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这么多的文件在半天的时间内就处理好了。   「你看过就算了,我相信将军的工作。」   石义信望了叶天龙一眼,微笑道:「大人不怕卑职乘机做些手脚吗?」   「不怕!」叶天龙十分豪气地说道:「如果将军是那样的人,就算我看错人了,那我也认命。」   石义信手中的笔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动起来,口中说道:「我已经和其他一些将军商议过了,再组几支治安巡逻队,将艾司尼亚的街头风气完全改变。」   「不错,让他们认真地执行法令,一切都由我来负责!」叶天龙点点头,严肃地说道。   「庆计来选队员时,城卫军的人都十分高兴,看来大人在他们的心目中很有份量。」石义信一边和叶天龙说话,一边依然不停地翻阅着桌子上的文件,其迅捷的速度,和一丝不苟地态度让叶天龙暗中庆幸自己押对了宝。   「那可能是前次他们随我去禹州的时候,看到我有些运气吧!」   叶天龙又和其他几个正準备带队上街巡逻的手下将领说了几句话,就挥手让他们退下了。就这样,日后被誉为「赤色枪骑兵」的前身东督执法队在人们不经意之间形成了。   当这些赤红的队伍行在艾司尼亚的街头时,引起的轰动是不言而喻的。人们争相观看这些神气十足的队伍,见他们在维持秩序,惩治奸恶方面不遗余力,更是拍手称快。   一日之间,东督执法队的名声传遍了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它对那些作奸犯科之士的震慑力远远大于其实际能力。几个仗势欺人的恶奴被东督执法队的人员狠狠教训了一顿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次东督大人是真的要好好整顿艾司尼亚的治安了。加上从小道消息得知,连权势遮天的左宰吉里曼斯大人的手下都被这位新任的东督处罚了,权力人士开始告诫自己的手下要好好收敛,千万别惹起东督执法队的注意。   而有几个自认高手的家伙在挑战东督执法队的权威时,又被庆计的惊人实力打得落花流水,直到此刻,人们才知道东督府中大有能人在。   随后的几天里,东督府接连不断地颁布了强化艾司尼亚治安的新条例,同时将原先形同虚设的各项帝国法令真正落实下去,让帝都的百姓们都十分高兴,他们第一次感受到那些趾高气扬的权贵人士以及他们的属下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的盛气凌人,有秩序的生活让他们每个人都对新任的东督大人感激不尽。   而此时,被艾司尼亚的人民看作希望的男人却是整天往绾贞的小店里跑,拿出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可敬精神,立志要把这个女人追到手。这让绾贞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东督大人怎么会这么有空呢?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有兴趣?他身边千娇百媚的女人还少吗?就连号称大陆第一的女人于凤舞都在他身边了,像自己这样的相貌,值得他这么费心思吗?   想得越多,她对叶天龙的追求就越有抵抗力,虽说两个人是越来越熟悉,但叶天龙知道实际上自己一点进展都没有,看来想要让庆计那家伙认输还真很有难度。而且随着叶天龙对绾贞的了解,绾贞的兰心惠质让他很有感动,加上她那一手特别的手艺,构成了对叶天龙最大的诱惑。   于是这个有史以来最清闲的东督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绾贞的小店,以至于后来的人们把这个地方称为「第二东督府」。   这边的东督大人每天都在偷懒,经常一整天都没有什么事情,那边东督府的事务却是井井有条,十分顺畅地进行着。所有的文书来往都有东督参军一手包办,具体工作则有庆计,左岛近等将领落实,由于感受到叶天龙对他们的信任,每个人的干劲都十足。   叶天龙每天的行蹤,女飞卫们都会如实向于凤舞报告,这让于凤舞感到十分有意思。她也陪着叶天龙去绾贞的小店尝过,对绾贞的手艺是讚不绝口。从此以后,在这个地方的人们还经常看到数个国色天香的天仙美女陪着一个男人围成一桌,谈笑自若,令人十分羡慕。   左宰府中,派人调查核实后,吉里曼斯把向自己诉苦的西罗非哈大骂了一通,「你为什么要为那样一个女人和叶天龙起冲突?人不漂亮,又没有什么财势,叶天龙喜欢就给他好了。为这些事情被叶天龙他们教训一番,你还真的给我丢脸啊!」   「你还是快去好好给我查那个女人的下落吧!真是一群饭桶,查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一点消息!」一番话说得西罗非哈低头丧气,连忙退出了大厅。   吉里曼斯更是对自己的手下人宣布,千万不要去惹东督府的人,暂时先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   迷惑不解的属下议论纷纷,自己的大人怎么回事,竟然可以容忍东督府的人在艾司尼亚作主,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当消息传到吉里曼斯的耳朵里,他冷冷一笑,对身边的女人说道:「真是一群笨蛋,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一来,在艾司尼亚势力最大的尤那亚一伙人就会和东督府的人起冲突吗?」   妖美的女人媚笑一声,道:「我的老爷,你要奴家查的那些人下落有了,根据我的手下人报告,有一批身手不凡的人躲在南城。他们的行动十分诡秘,看样子和那些袭击大人的刺客是同一路的。」   吉里曼斯「哦」了一声,吩咐道:「想办法把这个消息给东督府的人知道,让他们去拚杀吧!」   石义信的办事效率相当惊人,才两天的工夫,他已经将东督府往日积累的文件一一整理妥当,而且在调查叶天龙和吉里曼斯遇刺的事件上有了明显的进展。   叶天龙翻看着手中的资料,点头讚歎道:「石参军实在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如此多的情报。」   石义信摇摇头,歎道:「这有什么用,只能是在事后才发现问题。如果能在事件发生之前就发现先兆才有真正的用处。」   叶天龙大笑着拍了拍石义信的肩膀,道:「老石啊,做人不要这么虚伪嘛!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就不要谦虚了。」   石义信脸上的神情依然严肃,但一双眼睛中满是笑意,「大人,卑职这不是谦虚,……」   叶天龙已经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拿眼睛又看了看资料,道:「既然发现有可疑的家伙在南城,我们就应该有所準备。」   石义信谨慎地说道:「现在我们只能肯定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是消失在南城区,那地方是南督马可布威的地盘,势力盘根错节,情况相当複杂。我和庆计商议过了,等确切的消息一来,就採取行动。」   叶天龙哼了一声,说道:「有时候需要快刀斩乱麻的,不必要等到有十分确定的消息。」   石义信摇摇头,十分认真地说道:「那可不行,我们应该是依法行事的。」   叶天龙想了想,见石义信非常认真的样子,只好妥协道:「好吧,那我们就先等等吧!」   表面上看来,帝都艾司尼亚是变得安静祥和了,可是底下却是暗潮涌动,感觉敏锐的人都嗅到了其中一丝莫名的紧张。只要看看东督府的人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样子,就知道会有大事发生。
上一篇:家事 下一篇:我上了妈妈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