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_ipad怎么看av_av狼公告_av图片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决战武邑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决战武邑

    时间:2018-07-11 连战连捷,海鹰扬指挥着他的鹰扬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将吉里曼斯在自己领地上私自蓄养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在很多的地方,双方甚至连接触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吉里曼斯的军队已经望风而逃。   不到八天的时间里,海鹰扬的前锋已经抵达了吉里曼斯领地上的重镇武邑堡。   从武邑堡到吉里曼斯领地首府武陵城,不过八十里的路程。可以说,坐落在武陵江边的武邑堡,是通往武陵城的门户之地,只要打开了武邑堡,武陵城将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鹰扬军团的刀锋之下。   海鹰扬知道武邑堡的重要性,同样的,吉里曼斯也非常清楚武邑堡的存在对于武陵城的重要性。一旦武邑堡失守,对于在武陵城中的军民来说,那将是沉重的心理打击,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脆弱的防线,可能陷入完全的崩溃之中。   因此,吉里曼斯将自己手下最精锐的两个军也调拨到了武邑堡,和原先守在那里的三万士兵组成了武邑堡的守备部队。同时,他又将从前面溃败下来的军队重新进行编组,在武邑堡的旁边建立了临时的营垒,由西督杰夫特指挥,和武邑堡的守军形成犄角之势。这些人马和杰夫特的八千名原先属于城卫军的近卫队合在一起,也有将近五万的数目。他们就驻扎在武邑堡附近沿江的道路上,构筑了三层的防御战线来迎接海鹰扬的鹰扬军团。   这一下子,在小小的武邑堡地区,就聚集了吉里曼斯目前手中超过七成半的庞大兵力,近十万的人马,依靠着武陵江的险要地势,準备和海鹰扬的鹰扬军团大战一场。   鹰扬军团的前锋营一到达战场,便马上投入了战斗。虽然前锋营只有区区三万的兵马,但他们有充分的能力和信心将眼前的敌人击溃,之前的战斗也无不在证明他们的判断,吉里曼斯的军队几乎都是一触即溃,完全呈现一面倒的局势。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判断出现了错误。在武邑堡的城下,吉里曼斯的军队打得异常顽强,几乎是寸步不让。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纵然鹰扬军团的将士都是身经百战的精兵强将,但面对吉里曼斯的士兵近似疯狂的突击和拚杀,也不禁有些暗暗吃惊。   但双方的斗志和士气都差不多的时候,攻防战就会变成一种消耗战,这就像是鼠斗于窟,力大者胜。虽然鹰扬军团的将士在战斗的技巧上面要好过对手,但是他们在数量上,却是和吉里曼斯的士兵有相当的差距,何况,他们又是主导进攻的方面,而对手却是以逸待劳。   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鹰扬军团的前锋大将普拉塔已经将手中最后一点兵力都投入了战场,现在前锋营中已经没有预备队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武邑堡侧方赶来增援的杰夫特带着他手下的三万人马,突然出现在了普拉塔的眼前。杰夫特以手中仅剩的八千城卫军铁骑作为突击队,一下子撕开了普拉塔的侧翼阵容,随后跟进的二万二千名步兵便有如楔子一般,牢牢的嵌入了鹰扬军团的阵中。   受到如此猛烈攻击的鹰扬军团前锋营出现了一瞬间的混乱,而吉里曼斯的军队就抓住了强大对手这一点的混乱,狠狠的在鹰扬军团身上刺了一刀。   「让我们出击!」武邑堡的总大将,也是武陵州的总管句殇,用力挥动手中的长剑,大声向自己的部下发令。   顿时,坚守营垒的士兵疯狂的向前方突击,刀枪的闪光,伴随着鲜红色的液体在空中飞舞,年轻的生命,强壮的肢体,就在剎那间,归于虚无。   「哼哼,所加给我的仇恨,我要加倍的奉还!」   一边凶狠的说着,杰夫特手中的大枪不断将眼前的鹰扬军团士兵击毙。他所用的大枪的前端,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段足有尺余长五寸宽三寸厚的短剑。无论是劈砍拍斩,都具有致命的威力。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杰夫特的甲冑上便已经布满了斑斑的血迹,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的鹰扬军团士兵,唯一确定的是,在他的周围,已经看不到一个鹰扬军团的将士了。   因为自己的手中已经没有可以挽回战局的预备队,普拉塔意识到败局已定。他并不是那种只知道武勇的武夫,所以便当机立断指挥部队突围撤退。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鹰扬军团将士的厉害之处。虽然说是全军败退,但他们并不是一窝蜂似的一溃千里,而是训练有素的分批撤退,那些留下来的士兵俱是死死的拖住自己的对手,不让他们有时间去追击自己的同伴。   这一战,鹰扬军团的前锋营便损失了六千多人马,可以说是非常重大的损失。因为从和吉里曼斯开战以来,鹰扬军团的伤亡还没有超过一千人,可是仅仅这一次的接触战,就有了如此大的伤亡。   所以,退守安庆集的普拉塔在海鹰扬的大军抵达之后,就垂头丧气来到自己的主帅面前,满脸羞愧的向海鹰扬下跪请罪。   「大人,末将实在无能,非但没有攻佔武邑堡,反而使得部队遭受重大伤亡,请大人治罪!」   见到普拉塔俯首低头,以额触地,海鹰扬不禁微微一笑,从帅位上站起来。   「起来吧,你没有必要如此自责,这一次的战败,其实我也有责任的。」   听到自己的主帅如此说,普拉塔猛的抬起头来,眼睛瞪得老大。因为他深深知道海鹰扬的个性和脾气,海鹰扬他是绝对不会随便说些安慰人的话,对于有错的部将,海鹰扬他也从来不会姑息的。   「这次其实是我太操之过急了,我不应该让你带着前锋营如此孤军深入,攻打武邑堡的。」   走到普拉塔的身边,海鹰扬的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部将的肩膀,缓缓的说道。   「因为前面的战事实在太顺利了,我们都没有发觉到,其实吉里曼斯并不是真的像我们所见到的那样不堪一击的。」   「大人,您的意思是……」普拉塔试探性的说道,「吉里曼斯他是在使用骄兵之计?」   「对,就是这样。」海鹰扬高兴的望了一眼普拉塔,论到武力,鹰扬军团中的好几员战将都在普拉塔之上,但是普拉塔最大的长处是在他的脑袋。海鹰扬这一次挑选普拉塔出任前锋营的大将,也是看中普拉塔的智谋。但是没有想到,还是让吉里曼斯先得了一阵。   「吉里曼斯其实是在实行诱敌深入的计划。因为吉里曼斯非常清楚,单单依靠他手中那一点部队,是完全没有办法和我们鹰扬军团相抗衡的。」海鹰扬重新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示意普拉塔从地上站起来。   普拉塔谢过海鹰扬之后,从地上站起来,恭敬的说道:「吉里曼斯的兵力再增加一倍,也不是大人您的对手。所以,他只有选择集中自己的兵力。」   「不错。」望着普拉塔满意的点点头,海鹰扬继续说道:「吉里曼斯真是一头老狐狸,他深深知道我们鹰扬军团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得到一点休息的机会,一直是在进行连续的作战。所以,他乾脆放开门户,把我们迎进自己的地盘,一是分散我们的实力,二是可以让我们尽可能的多消耗力量。」   普拉塔不由得点点头,从出兵武安开始,鹰扬军团真的是忙得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回军攻打艾司尼亚,接着又马上出征吉里曼斯,很多的士兵都已经是疲惫不堪了。   「强弩之末,难以穿纱。」普拉塔想起了军学上的一句至理名言,不禁缓缓的念了出来,然后说道:「大人,那我们是不是需要休整一下?」   「不,我知道鹰扬军团的力量和极限。」海鹰扬的眼中闪过一道耀目的光芒,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吉里曼斯现在把兵力集中在武邑堡,固然是等待我们的疲惫之军,也是因为武邑堡对于武陵城的重要性,他现在也没有退路了。」   「而且,他把兵力集中起来,也正是我所期待的那样。」海鹰扬轻轻抚摸着案几上的兵符,「如果能够以一场决战来结束,实在好过持续不断的追击。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吉里曼斯的身上,我真正的敌手还在等待着……」   说到这里,海鹰扬的话停了一下,眼神出现了片刻的游移,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叶天龙!」   「叶天龙?」普拉塔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主帅怎么会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而不是他一向所认为的那个女人,那个在大陆上公认为美女战神的将军?   「难道你不认为,仅仅以十数万的部队,就击败五十万云阳大军的他,是值得我们去重视的吗?」   海鹰扬十分严肃的望着自己的爱将,这一次的轻敌,他还是可以原谅的,但如果再一次的轻敌,而且是对强大敌人的轻视,很可能会导致完全失败的局面。   「对不起,大人。」普拉塔吓了一跳,他连忙说道:「我只是觉得大人您真正的对手,应该是于凤舞和她的凤舞军团。」   「只要打败了叶天龙,他背后的于凤舞就一定会出现的。」海鹰扬轻轻的放下手中的兵符,说道:「其实真正说起来,现在凤舞军团中的那个女人,也是很值得你去注意的,也许将来,她会是你最强劲的对手。」   「大人,您说的是丽蝶吗?」普拉塔的眼神一变,有兴奋和期待的火花在跳跃。   因为普拉塔知道,丽蝶应该算是于凤舞选择的接班人,而海鹰扬居然这样说,是把自己看作了他的接班人,认为他将是法斯特未来的名将候选。这样的期许,对于普拉塔来说,是一份很重的信任和很高的讚许。   「不错,好好努力吧!」海鹰扬的笑容仅仅是露了一下,便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你下去好好準备一下,明天我们就要发动全面的攻击了。」   「遵命。」普拉塔十分响亮的回答道。「请大人继续将前锋营交给末将吧!」   海鹰扬欣然点头,普拉塔便告退下去了。   「明天,将是漫长的一天。」   当大帐中只剩下海鹰扬一个人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明显严肃起来。吉里曼斯的收缩防御的确给海鹰扬的行动带来了不少的困难,其在武邑堡的正面摆上十万大军的守卫,阵型的厚实度,委实让人吃惊。   而且吉里曼斯还在不惜代价的招募各地佣兵和豪强加入他的阵容。据可靠的情报说,现在武陵城中的佣兵数目已经超过一万五千名,如此大规模的集结佣兵,在风月大陆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由此可见,早在举事之前,吉里曼斯就已经在大陆各地暗中招集佣兵,其深谋远虑,可见一斑。要知道,虽然佣兵在组织性和大规模整体作战能力上要比正规的军队差,但论到个人的战技,以及小部队的作战技巧上,就非普通军队可以比的。   而现在在鹰扬军团的后方,就有数目不小的佣兵队伍在干扰军队的补给线。加上各地区的豪强也在蠢蠢欲动,虽然还不足以危害到整个局势,但这些局部的小伤口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变成致命的伤害。   从这一点来说,海鹰扬也一定要尽快解决吉里曼斯,只要斩掉这个源头,下面的那些人便会不战自溃。在出兵之前,尤那亚和海鹰扬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定,所以,海鹰扬才会快速推进。不料,在武邑堡前,却吃了一个小亏。从这次的激战来看,轻敌和疲劳已经使得鹰扬军团的战斗力下降许多。   连续不断的征战,使得将士都很疲劳,再进行全速推进的话,士兵的疲劳就会积累到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这一点,海鹰扬他十分清楚。但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比起以后将要面对的敌人,眼前的吉里曼斯还是属于很一般的对手。如果这个敌人不能速战速决的话,他的部下将不可能得到一个真正的休整机会。   想到这里,海鹰扬的视线落到案几上面,在那个象徵权力的兵符旁边,放着一封已经拆开的信。这信,是尤那亚的信使送过来的,除了告诉海鹰扬有关北方军团的战事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让海鹰扬知道,夺取凤舞军团指挥权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而且也没有给对手造成多少的损失。   这让海鹰扬在震惊之余,又有一些兴奋。惊的是,如此完美的计划,居然会遭到失败,这说明了现在执掌凤舞军团的那个小女人还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怪不得能够让于凤舞看中,成为她的接班人。而海鹰扬的兴奋是,这样一来,今后他有机会可以和凤舞军团这样强劲的对手交战,这才是真正较量,也是作为一名将军最渴望的事情。   天濛濛亮,海鹰扬便下令全军开拔,分成了三个梯队,开始向武邑堡发动猛烈的攻势。打前阵的便是普拉塔,为洗雪战败的耻辱,他带领着前锋营的将士势如疯虎,一口气连夺了对方的三处营垒。接着鹰扬军团的头号猛将博加德出阵了,他带着三万士兵接替了普拉塔的队伍,继续往前冲锋。   就这样,普拉塔和博加德的两军轮番冲击吉里曼斯阵容。到日上中天的时候,普拉塔已经换了三匹战马,手中的长剑更是不知道砍断了几把,身上的盔甲全部被鲜血湿透了。而博加德更是连身上的披风都浸透了敌人的鲜血,沉重的挂下来。   「真是强悍的对手!」   站在后面城墙上观战的杰夫特忍不住对句殇说道。虽然有了营垒的帮忙,但是吉里曼斯的部下还是抵挡不住鹰扬军团的冲击,正在步步后退。一个又一个的营垒被对手攻佔,很快就要攻到武邑堡的下面了。   「当然,因为这一次是海鹰扬亲自出马了。」   句殇的视线越过了两军纠缠的阵地,望向鹰扬军团的后方,那高高飘扬在空中的鹰扬旗下,必定有一个屹立如山的骑士。只是任凭他的目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   「任何一个战将,如果拥有这样一支强悍的军队,就是最大的满足了。」   杰夫特有些羡慕的望了一眼下面正在激战中的鹰扬军团将士,发现自己的阵容已经越来越薄弱。特别是中路,由于受到的攻击最为猛烈,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真是该死,这么快就要退到主营垒了吗?」   句殇喃喃的咒骂了一句,然后抬起头来,对身边的杰夫特说道:「援军是不是应该到了?」   「不错,他们已经到了,我也等候多时了。」   往后看了一眼的杰夫特说着,跳上了等候在一边的战马,接过自己亲兵递过来的武器,双脚一踢马腹,战马顿时飞驰起来。他的亲兵队连忙纷纷打马,跟上了自己的主将。   「等我的好消息吧!」   听到杰夫特远远传来的大笑,句殇却是冷冷一笑,开始对自己身边的亲兵下令。   很快的,五千名最精锐的佣兵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战地的左翼。他们身穿着各色的服装,甚至连盔甲的样式都各不相同,头上裹着五光十色的头巾,高举着色彩缤纷的战旗,只见一片斑斓,捲向了鹰扬军团的阵容。   在这些佣兵的后面,杰夫特指挥着他的军队,开始向鹰扬军团发动反攻了。   不久,鹰扬军团的左翼被这些战技强大的佣兵生生突破了,杰夫特和他的部下便吼叫着从这个撕开的口子冲进去。杰夫特更是一马当先,紧紧跟随着佣兵的队伍向前冲击。   正在猛攻中路营垒的普拉塔和博加德并没有意识到,危机已经发生了。杰夫特的士兵很快便冲到了他们的背后,切断了他们和后面主阵之间的联繫,没有了退路的他们现在成为敌人夹击的对象。   这时候,海鹰扬手中的第三梯队终于出动了。一下子,冲在最前面的佣兵队伍一阵人仰马翻,在主将海鹰扬的亲自带领下,四万鹰扬军团的中军精锐给了杰夫特和佣兵们迎头的痛击。   随着海鹰扬的战旗升起,一阵新的尘烟骤起,是博加德带着本阵的所有骑兵调转马头,回身攻击突入本方后阵的敌人。   「果然不出大人所料,海鹰扬识破了我们的计划!」   站在高台上的句殇看到战场上出现的混战,顿时低低的说了一声,下令武邑堡中的全军出击。如果杰夫特的军队和佣兵们能够拖住鹰扬军团的主力,以武邑堡中吉里曼斯的主力部队,来攻击陷入营垒之中的鹰扬军团前锋营部队,还是很有把握的。   「武邑堡中的军队也出来了吗?」   海鹰扬一招将眼前的一个佣兵击毙,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战场最前方突然间增加的无数战旗,突然运气发出号令。   「决战开始,毕功于一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人的16个性感醉人时刻